在描述战争之恶时也了人性之善

135次浏览 点击回到首页

  到了60年初期,受当时好莱坞巨片风潮的影响,该时期的二战电影也往史诗片在靠拢,全景式展现二战,出现了如全景式描述珍珠港前后美日事态发展的《虎虎虎》、全面反映诺曼底登陆战局的《最长的一日》、另外还有著名的史诗传记片《巴顿将军》等等制作规模空前的史诗,直到越战结束,受到越战后遗症的影响,美军形象的不佳,美国二战电影陷入低谷。前一种趋势的代表作品是《珍珠港》,在这部以偷袭珍珠港为背景的爱情电影中,电影技术发展所创造的战争视觉奇观已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而战争中的爱情也呈现出更加罗曼蒂克的商业姿态。在不同时代,不同社会之下,美国的二战电影的表现侧重点也在转换,伴随着美国电影创作集体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认识的深化,美国二战电影也逐渐从宏观大历史回到微观的个体,从宣传记录导向回到反思导向,半个多世纪以来唯一不变的主流只有对英雄主义的推崇,以及对自身者形象的反复。美国二战电影带着鲜明的商业色彩,在以商业价值为基础价值导向的模式中,美国电影人不断挖掘新的表达方式,在商业与艺术统一的基础上不断尝试以更具表现力的方式来让观众认识、纪念与反思战争。九十年代以后,美国电影人对二战的反思开始呈现出更的态度,伴随着电影技术的发展和商业模式的成熟,此时的二战电影类型相对更加复杂,拍摄整体逐渐朝在商业和艺术均有更野心的模式进发,出现了诸如《辛德勒名单》、《大兵瑞恩》、《珍珠港》、南国彩票《父辈的旗帜》等等风格迥异的经典作品,二战电影呈现百花齐放的态势。影片的商业动机显然已经和早期的国家意志民族感情存在差别,电影的商业化属性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主流。而到了现代,二战爱情片则出现了分化,一种严重倾向于商业化创作,另一种则在人性思考上走得更深入。

  浪漫主义二战电影主要以爱情片的形式出现,爱情与战争,是好莱坞电影所钟爱的主题,战争中的爱情承受着比日常状态更多的磨砺和,在血与火、生与死的洗礼之中,战争中的爱情往往以一种悲剧式的伟大姿态出现,它更容易击中人类内心柔软的部位,而从美国二战中的爱情电影,全班人也可以看出美国电影价值的变迁。

  到了90年代以后,写实性战争片在朝更细微的方向发展,写实的表现手段也大有不同,如近20年中拍摄出来的《大兵瑞恩》、《狂怒》等经典二战电影,均是以小规模的班级或者连队为基础单位来描述战争,写实性的战争具体到了普通的作战个体,而战争写实的方式在手持摄影、CG技术等的发展下,也往更加逼真的方面发展,战争视觉奇观已经成为好莱坞战争片的商业卖点。

  首先从美国二战电影发展的时间线上粗略来看,早期由于此时美国正处于战争期间或者战后不久,所制作的电影具有浓重的宣传倾向,在英雄主义基调下鼓励与迎合爱国主义浪潮,以胜利者的姿态描写敌人的和美军的英勇,出现了如《正北方向》、《忠勇之家》、《孤城虎将》、《卡萨布兰卡》等一系列佳作。

  【导语】拥有世界最发达电影工业体系的美国,因其本身在二战中至关重要的历史地位,长期热衷于二战电影题材的开发,因此诞生了大量描述二次世界大战的电影。值此反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让全部人再次简单回顾与梳理一下那些经典的美国二战电影。

  这个时期的二战电影中,对战败方的描写趋于客观,相对于早期二战电影对德军的,随着战争电影对个体的回归,新世纪以来对德军的描写则不再强调对德军个体的,而趋于用模糊的普通个体背影来表现,这种人性思考也表现在对日作战的电影《硫磺岛家书》中。

  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曾先后用两种角度的方式来叙述太平洋战争中的硫磺岛战役,《父辈的旗帜》从美军的视角来讲述硫磺岛战役,而《硫磺岛家书》则是从日军的角度来讲述这场战役,以大历史姿态对战争的微观层面进行思考。伊斯特伍德意图从多个角度来看待战争的核心和实质,而不是由单方面的评判来界定。

  后一种的代表作是《英国病人》。片中男主角在一段婚外恋情中,为了自己的情人,做出了向敌军输送重要战争资料的行为。这个情节催生了巨大的争议,但是丝毫不影响此片在艺术上获得的巨大成功,概因爱情被摆在了高于战争与的,并以更加深邃的方式来呈现了人的个性,了人性之美。这放在50年前是绝对不会被人所接受的,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对于人与战争的思考也更加包容,更加人性。

  【导语】拥有世界最发达电影工业体系的美国,因其本身在二战中至关重要的历史地位,长期热衷于二战电影题材的开发,因此诞生了大量描述二次世界大战的电影。随着对战争反思的深入,美国二战题材电影均倾向于从人性层面来思考战争,一方面表现了人性的复杂,另一方面也了人性的崇高,这种对个体价值的尊重,南国彩票正是长期以来美国电影所体现的美国价值。

  从时间上来粗略分类,好莱坞的二战电影均在一定程度受到所处时代和行业作品风格转型等多因素的影响,但是其战争主题背后的内容核心不外乎浪漫主义、战史、人性反思、主义、英雄主义等几个方面。

  随着对战争反思的深入,美国二战题材电影均倾向于从人性层面来思考战争,一方面表现了人性的复杂,另一方面也了人性的崇高,这种对个体价值的尊重,正是长期以来美国电影所体现的美国价值。

  回归到人性的层面对战争进行思考,正是近年来美国二战电影的一个趋势。著名的反好莱坞类型片作品《细细的红线》,整片均强调战争对人内心的性,以悲观与质疑的论调审视战争,战争本身的荒诞,而《辛德勒名单》则是站在非作战个体的角度来看待战争,将人性的崇高置于民族之上,在描述战争之恶时也了人性之善。

  美国二战电影经历数十年的发展,回归个体、回归人性已成为了一种趋势。如《大兵瑞恩》讲述的是诺曼底登陆后,一个八人小分队营救一个特殊战士的经历,充满主义关怀;近期上映的《狂怒》讲述的则是一个坦克小队孤身入敌阵的悲壮故事。这些影片的角色都具体到了普通的作战个体,都被塑造出来有血有肉的个体,充满关怀,而英雄主义则仍然是新世纪二战电影的主打内核。

  早期的佳作犹如《卡萨布兰卡》,以爱国主义与反为主基调,讲述战争背景下一段感人至深的三角恋情。该片拍摄时恰巧是二战北非战场的白热化阶段,上映后不仅仅在票房和口碑上大获成功,也起到了很大的宣传作用。